• 搜索:
愛看美文網:打造最干凈唯美網絡美文閱讀社區!

當前位置: 主頁 > 故事 > 心情故事 > 正文

提燈的天使、在夜里飛

作者:宋、小戚 來源:時間:2014-08-21 18:55 閱讀: 次   我要投稿
  

  上中學的時候,我喜歡一個人玩。
  
  我喜歡一個人,翻過圍墻去那個陵園里玩,當我縱身跳下來時,便仿佛跳出了這個世界。我不知道自己想去哪兒,只要不在學校里,去哪兒都一樣,綠色的陵園在黃昏時更加美麗,那一個個的墳包也有了更加溫柔的輪廓,我躺下來,隨便在哪兩個中間躺下來,不睡,只睜著眼看天。
  
  天是廣漠而虛無的天呢,紅色的云是流浪的月季花園,偶爾有點點的星,如天沉靜的眼睛,那樣眨呀眨的,一聲不出,風從過去所有時光里來,輕輕的拂過天,拂過地,拂過這個寧靜的園子,拂過我的額頭。我一伸手,便抓住了,一點點的清涼,便到了心里,我便想起,過去的時光里的某一瞬目光,那個目光,穿越所有的時光而來,與永恒一起,款款而來。
  
  紅色的夢一樣的云彩里,有沒有天使在飛?不知道有沒有,有我也看不見,就像天,看不見我的心里,有一瞬的目光在飛。黃昏里的陵園里,所有的生命都在靜靜躺著,連呼吸我都聽不到,可是,你仔細聽,天使,你仔細聽,是不是還有人,在這美麗的夕陽里說話?也許你永遠聽不見,因為,那一定是人間的私語,或者,只是短短的一句話:親愛的,你不吃飯嗎?
  
  仿佛看到了平凡而恩愛的兩個,十八歲的新婚的兩個。我躺在他們兩個中間,仿佛他們前生后世的孩子,我就這樣看到了他們,看到那一朵荷花初放的清晨里純美的。我聽不到他們說些什么,有些話是聽不懂的,有些話,是一個生命贈給另一個生命時,加了只有一個人才能開啟的密碼的。
  
  我就這樣看見了,那圓圓的墳在夕陽里生動起來,寧靜而安詳的世界,有老人也有孩子,有男人也有女人,有先來的有后到的,有默默的等待的,有幸福的相擁的,有苦苦尋找的,有重逢的——真好。
  
  我就這樣看見了,生與死原是一樣的美好。我就這樣懂了,生是快樂的,死也是快樂的,而憂傷是因為一個死了另一個還活著。
  
  是誰,在這個世上重復東坡先生的低語?“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”,是誰的手,刻下的思念?而又是誰的手,在未來的日子里,來刻下對刻碑人的思念呢?我看到墓碑的正面刻了“懷念你,荷花,一九八七年,風,立。”而風,風在哪里,在雜草從生的一邊,與荷相依的那個土包,便是立碑人吧,他沒有碑,但我知道他叫風,他愛過一個叫荷花的女子,他送走了她,刻下了對她的懷念,也來了這里。他是她的風。
  
  風什么時候來的,沒有風的日子里,那朵花,怎樣在孤獨的夜里開放又關閉?
  
  是風,用手埋了自己的荷花,不知是誰的手,埋了風。星看到了一切,卻不說。
  
  無涯的宇宙,無盡的時光里,生命在這樣接力,完成永恒。也許風雨的夜里,風在電閃雷鳴的時刻來了,無論多少歲月的阻隔,他都會來,沿著那條熟悉的小路,給他的荷花,送一把遮雨的傘。仿佛看到長發的女子,從那孤單的世界里慌慌出來,無比驚訝無比喜悅的怪他:傻瓜,你怎么才來。
  
  “親愛的,你怎么才來。你知道嗎,我在等你,我停在十八歲等你,你看到了嗎,十八歲的我?”
  
  “只給你看一眼,親愛的,只給你看一眼,我就八十了,這是上天的安排。”
  
  “而只給你看一眼,八十年便沒有白過。”
  
  我就這樣看到,這世上平凡而恩愛的兩個。當我躺在紅色的夕陽里做夢的時候,看到了另一個世界,看到了另一個世界里開著漫天的勿忘我,在風中搖啊搖著紫色的夢幻。荷花般的女子,美麗了另一個人間,我夢到,那個世界再也沒有有了雨,太陽出來了,彩虹在天邊架起七彩的橋。我們都可以看到,當黑夜再次來臨的時候,我躺在田野里看天。閃閃的星子是上天不滅的眼神,偶爾劃過一條美麗的弧線,我們都知道,那是提燈的天使,在夜里飛。
  
  為了愛人的世界里,不再有雨滴落下。為了陽光可以架起,七色的橋。
  
  提燈的天使,在夜里飛。
  
  2010。7。29
  
  ——宋、小戚
  
  

    閱讀感言

    所有關于提燈的天使、在夜里飛的感言
    重庆时时五星综合走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