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搜索:
  • 愛看美文網:打造最干凈唯美網絡美文閱讀社區!
    當前位置: 首頁 > 美文 > 愛情美文 > 正文

    美文欣賞——鄉村短章四題

    作者:來源:時間:2019-07-17 07:59:11

    1、故鄉的土屋

    故鄉的上房,是爸爸手上蓋的土坯房,迄今已有幾十年了。2017年9月的一天,經受不住一場風雨的浸禮,房的一面墻垮塌了,四弟怕全塌了下來,壓壞舊箱破柜之類的東西,找來一根鋼管頂在梁上。

    小時候,我就住在這間土房子里,直到在外埠念書離開家。爸爸歸天后,母親便獨自住在這個屋里。屋里有一爿土炕,一到冬天,母親把驢糞、麥衣之類的填炕攪曬干了,把炕填得燙燙的。天寒地冷,窗外飛雪的時候,那爿土炕是衣衫薄弱的我們躲避嚴寒,得以享用暖和的好中央。本年幾次回家,有過拆掉土屋蓋新居的計劃,無法,四弟老大不小,至今沒有家室,母親年老,還要做飯刷鍋,加上拆舊建新得要好幾萬,四弟和我遲遲拿不定主意。現在,土屋已不能遮風擋雨,拆建實在曾經是早晚的事了。

    四弟看過一些風水方面的書,說再過一貫進到尾月,院子北面就空了,空了就可以拆。蓋房先得備料,我想法子先把磚給拉上了。前些日子,在院子外修了一座茅廁。四弟手里頂用,做了一扇木門,房頂還安裝了一個洪水箱,心想如此一來,就能方便老母如廁,炎天還會有熱水用。在我的眼里,土屋幾乎就是一位白叟,殘殘頹頹,喘喘噓噓斜在那兒,以其龍鐘之態,陳述著一個家庭的滄桑……

    華家嶺之夏

    最近很少有工夫去鄉下,今天乘著外出拍攝的機遇去了華家嶺。

    華家嶺陣勢較高,終年刮風,風就成了本地得天獨厚的一種自然資源。一進入華家嶺地界,你便會看到高高的風電塔筒聳立在每座山頭,仿佛一個個偉人,不停地劃動著他們長長的手臂。

    梯境地里,莊稼長勢喜人,半人多高的燕麥籽實繁繁,一大片一大片的蕎麥泛著綠浪。茶青葉片擁簇簇白花,這是老鄉們種的土豆正在放花。順手摘得地邊的一朵,嗅了嗅,真香!土豆花竟然會如此香,這但是我第一次發明。

    各種樹木織成的綠帶糾纏著全部一道山梁,樹上面盡是小草和野花。藍天飄白云,樹上鳥兒鳴。

    清晨下了一場細雨,氛圍仿佛在牛乳中浸過一樣清爽,鋪滿山坡的小草一塵不染,一顆顆晶瑩的露珠掛在草尖。野兔不時從草叢里鉆出,蹲在草地上,用兩個靈便的爪子梳洗著被露珠打濕的面龐。錦雞一邊啄食草葉,一邊喚著伙伴慢步山塬。那里的統統顯得那么平和、寧靜。

    又見炊煙起

    以前在鄉下,常能夠見到炊煙,現在,炊煙曾經是很少見到了。

    頭幾天,去安靜鄉村拍攝,偶然看到了炊煙。淡青的煙從農舍煙道中升起,在藍天的映托下,給人一種詩意模糊的覺得。炊煙的另外一端連著廚房,廚房里做飯的是一位樸實的農家婦女,50歲上下,待人十分熱情。她也是我們此次要拍攝的一位大門生歌者的母親,我們來到她的家里,紛歧會兒她就炒好了茄子辣椒,另有一大盤黃黃的土雞蛋,饃饃也是在家里烤的。好客的仆人上完了菜后還端來了幾碗香馥馥的蕎面疙瘩,同去的吃了,只說香。

    我們拍攝完時,已近薄暮。驅車拜別,行走在劈面的山路上,遠處,夕陽、炊煙、農舍被車窗隔成了一幅美麗的風景畫,嵌在初秋的黃土高原上。

    我忽然有一種覺得,瘠薄的中央會有膏壤,冷落的中央也不無美景。

    鄉音

    家在山鄉,孩提時代經常聽聞的兩種聲音,至今還繚繞在心頭。

    一種是喜鵲的啼聲。清晨一睜眼,喜鵲的喳喳聲從窗別傳來。門前有棵枝若盤龍的老榆樹,幾對年青的喜鵲夫婦在那里筑巢,生兒育女,繁衍著它們的后代。

    喜鵲叫,親戚到,莊戶人家常常如此說。說實在話,喜鵲的啼聲其實欠好聽,但這類聲音從小便種在了我的內心。

    另外一種聲音就是螻蛄之聲了。秋天的薄暮,當你蹲在種有土豆或谷子的地埂邊時,螻蛄之聲就此起彼伏從地里傳來,仿佛是傍晚降臨時的一場音樂嘉會,此消彼長,婉轉婉轉,讓民氣旌搖搖。

    我沒有窮究過這兩種聲音為什么會幻化為一種思鄉曲的。在我長大以后,不管漂泊到哪兒,每當聽聞這兩種聲音,故園之情便會悠但是生。

    這些年常去故鄉,想再聽聽喜鵲的啼聲,沒能如愿,因為喜鵲早就遠走他鄉了。秋天傍晚的田野里,也沒能聽到此起彼伏的螻蛄之聲。

    來源:隴上芳草地、部分圖片來源于收集

    如失慎侵權,請聯系小編馬上刪除

      標簽:

      閱讀感言

      所有關于美文欣賞——鄉村短章四題的感言
      重庆时时五星综合走势